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纽约时报移动技术的领潮者是中国而不是硅谷

时间:2018-08-29 16:34:20|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纽约时报:移动技术的领潮者是中国而不是硅谷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描述了一个以往罕见的趋势:在移动技术领域,美国的许多移动app正在开始向中国的同行偷师。

聊天服务Snapchat和 Kik 用条形码来连接人和分享信息,这种条形码长得像喝醉酒的棋盘,摄像头对着它扫一下就可以了。Facebook正在增加 Messenger 应用内打车和支付的能力。Facebook和Twitter都开始提供流媒体直播视频。

这一切进展有一个共同点:那些技术都是先从中国热起来的。

二维码,一种长得像条形码一样的符号,中国很早就在和支付宝 App 中使用了二维码,用于购物支付和转账。用户也可以使用和支付宝打车和预定比萨,无需切换到另一个App。让所谓的红在家里对着摄像头聊天唱歌搔首弄姿,这种做法流媒体服务几年前就开始这么做了。

硅谷很久以来一直都是全球的技术之都:这里诞生了社交络和 iPhone,并将这些技术产品传播到了世界各地。中国的节奏一直都是跟着硅谷的脚步亦步亦趋,本地版的 Google、YouTube 和Twitter 在那道墙的庇护下得以崛起。

但是中国的技术产业,尤其是移动业务,在某些方面已经走在了美国的前面。一些西方公司,甚至包括独角兽公司,都开始向中国同行偷师。

Kik 创始人Ted Livingston 就说:我们看到中国走在前方。

这一转变说明中国在全球技术产业走向方面可以有更大的话语权。在中国已经有很多人使用来付账、订购、看视频以及寻找约会对象了,其比率比任何其他地方都要高。中国去年的移动支付额已经超过美国。从一些估算来看,所谓的P2P金融这种新型的非正式上银行的贷款额也已经高于美国。

就体量而言,中国的几家巨头公司是全球唯一能与美国同行相匹敌的互联公司。经过旷日持久的竞争消耗之后,本周滴滴出行对优步中国进行收购,这表明中国的玩家能够接管来自美国的最复杂最大型的初创企业。

支付和互动的未来可以到Liu Zheng位于北京中心的面馆去找。60岁的Liu Xiu和她55岁的邻居Zhang Lixin是在上了解到这家面馆的。她们订购并支付了自己的午餐,还在饭店外面发了自拍,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同一个app内完成的

纽约时报移动技术的领潮者是中国而不是硅谷

Liu Zheng跟Liu Xiue并不认识,他说这种自动化的订购和支付手段意味着自己可以减少服务员方面的开支。将来我们只需要找个人在店内帮忙,然后再找个人帮安排座位就行了,Liu说。

业界领袖指出中国在好几个领域都处在领先的位置。中国的人早在约会app Tinder之前就已经用陌陌来勾搭附近的单身人士了。在Amazon CEO 贝佐斯探讨用无人机运输商品之前,中国媒体就已经报道过顺丰在这方面的试验了。在应用内提供快速浏览的做法比Facebook要早得多,开发的对讲功能要比WhatsApp早,并且先于Snapchat开始了二维码的大规模使用。

在Venmo成为美国千禧一代的转账工具之前,中国的男女老少就已经利用智能上的数字钱包相互投资和还钱,进行付账以及购了。

说实话,中国山寨美国的说法已经过时多年,而且在移动领域情况正好相反:往往是美国山寨中国,技术研究机构Stratechery的创始人Ben Thompson说:比方说,理解Facebook Messenger路线图的最好方式就是看看。

Facebook和像Kik这样小一点的竞争对手的执行层正在试图复制中国出现的东西:统治性的上平台,用户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消耗在这上面了。而其中大部分的努力主要集中在聊天上。

聊天很酷的一点在于,它成为了大众日常生活的操作系统, Livingston:买东西、订餐、打车这些交互聊天平台都能支撑,我们看到都能做这些事情。

在重要领域中国仍然落后。其最强大的高端服务器和超级计算机往往部分要依赖美国的技术。虚拟现实初创企业还在效仿国外同行,在无人车方面Google要比百度领先许多。中国的许多产品也还缺乏美国同行的那种精良。

按照很多分析师的说法,中国的最大优势在于,这里的很多行业是在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从零开始建立起来的。美国的银行和零售商早已牢牢控制了客户,中国跟美国不同,中国的国营贷款商缺乏效率,零售商扩张的速度从来都跟不上快速发展的中产阶级需求。

此外,许多中国人从未购买过PC,这意味着智能是这里的6亿人主要的(往往也是第一台)计算设备。

美国人是信用卡优先,而且这里人人都有PC。而在中国,人人都是不离手,所以他们靠跨越PC和信用卡在移动商务和移动支付取得领先。

中国公司做互联的方式也不一样。美国的技术公司往往强调app的简洁性。而在中国,阿里、百度和腾讯这三大巨头都在争先把尽可能多的功能往一个app里面填。

阿里的淘宝app也可以让用户购物、给络游戏充值、扫描优惠券以及寻找周围店铺的优惠活动。百度地图可以让用户叫Uber、订坐订酒店、订餐、买电影票以及查询周边任何类型的商店。

腾讯已经把开放给其他公司,让这些公司在内创建自己的应用。直接通过智能提供汽车上门保养服务的e保养就是一家几乎完全依赖来发展业务的初创企业。E保养的创始人之一高峰说,公司目前50%的支付以及20%得到新客户都是源自。

我们靠起家。这是我们获取客户的最初也是主要的来源,他说。

据野村证券估计,每年从每位用户身上挣到的服务费和游戏收入大概是7美元。这款app大概有7亿用户,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中国智能用户数的一半,其原因部分是因为一些用户来自国外,部分是由于一些人有多个账号。

VC机构NEA的合伙人Carmen Chang说,跟美国的大部分收入源自广告不一样的是,这里的收入主要靠应用内的游戏、服务以及商品销售。这些模式未必能够照搬到另一个市场,但是双方仍然可以相互借鉴:

中国能够发展出许多创新的商业模式,这些模式能够在一种不同类型的经济中崛起。这些东西已经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和思维,不管硅谷承认与否。